Alice
●這裡是不管寫文畫圖都很差的Alice
●喜歡看漫畫、小說

歡迎勾搭
AO3: 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Alicesun
innerbtn 2

【原創小說】何謂?

●裡面的一些內容是根據Edward. H. Carr的" What Is History"來寫,但和那本書並沒有實質關聯性

●裡面出現" What Is History"的句子,是依江政寬先生所譯


《何謂?》


一、

我不確定這本書出現在我面前,究竟是偶然還是必然。

然而,為什麼這本書會就這樣的出現在我面前,不是出現在巷口的某間房裡,而是在此時此刻,讓我發現它,沒有多一分少一秒,這一切是真的都出於偶然,抑是人出於懶惰,而將自身尚無法解釋之因都歸類為偶然,或者這完完全全出自於必然,我註定要在此時此刻閱讀這本書,又或許我本不必要閱...

innerbtn 3

【原創】落日

落日

他們的畢業典禮是辦在操場上的,快下雨的空氣乾燥,悶得制服的布料吸滿了汗水,黏在皮膚上,噁心透頂,空氣裡瀰漫著球場上的氣味,像溼透的臭襪子,穿插著台上致詞的師長口中,枯乏的音調,上頭的烈陽,不時被飄來的厚雲蓋住,在炎熱的烘烤下,成了種短暫的解脫。

典禮兩個小時後就結束了,他和她拍完了跟同學與師長的合照,人群開始散去後,往公車站牌的方向走。

「要從凹子底搭捷運過去,還是搭公車到鹽埕埔,再從駁二走過去?」他問。

「從鹽埕埔。」她回答。

兩人間陷入一種沉默,之間的空白成了一個尷尬的存在,明明不該結束的對話,突然停止,也沒人將此補上,只好用螢幕上的應用程式來取代。踏入延遲二十分鐘的公車,...

innerbtn 1

※這篇在創作前,正好讀了些艾倫‧坡的作品,所以試著臨摹其風格,作為練習。

※歡迎批評指教

我目睹這整件事,卻無能為力。

被黑暗蓋掩整張臉,而無法看清面貌的人影,舉握著透出灰綠色的暗濁短刀,正追趕我的摯愛。

吾愛,她不斷的尖叫,不時回頭,希望追趕她的人能放棄,可惜只跑了幾步,就被那粗造的大手拉扯住薄裙,掐勒嫩白的手臂,想大聲呼救,喉間發出淺弱嗚吟,雙眸的淚水如潰堤般,纖細的身體不斷扭動,手臂卻被揪得瘀青,在暗灰色刀刃落下的瞬間,我是如此的想將那把刀奪來,抱緊我的愛人,卻只能靜靜的看著刀進入那雪白的胸口,血液濺灑在她米白色的高跟鞋上。

這景色將我嚇醒,大口粗喘熱氣,冷汗沿著額頭落在被單,...

innerbtn 15

【原創】堤岸邊

●這篇是我們課堂上的作業,是一篇400多字的小小說,文筆不佳,若有不足處,歡迎批評指教

堤岸邊

午後四時,剩不到十分鐘到五點,他騎著單車,風迎面拂上,即使現已四月初,仍略帶些寒意;空氣飄漫淺淡的腐臭,溝底的汙濁溜進他的鼻腔,不刺鼻,但有些難受。

剎車,在一個滿是菸蒂的木階梯旁坐下;抬頭,成團交錯的積雲,於薄弱處留下空隙,瀉下的柔光如伸長的臂膀,河面上跳躍的碎亮猶如星海。

在汽車疊層的呼囂下,遠方傳來救護車的弱鳴,逐漸增強,再慢慢被蓋掩,盡頭處被蒙上層重霧,連降下的飛機也了無蹤跡。

岸堤邊,鳥群的啼聲令人惱煩,不同音調的雜亂,像在取笑,有著大片土地的人們,卻只將自己侷限在窄小的柏油路,...

innerbtn 1

【原創】凋瓣

※這篇是我上學期的期末作業,是看到Tumblr上一張死神拿著玫瑰的圖所想到的故事。

※歡迎批評指教

凋瓣

“摘下花瓣,

無法讓你得到花朵的美麗。”

─泰戈爾,《漂鳥集》

1.

玫瑰的花瓣,瓣緣焦黑,如被火焰毫無情感地逼迫它枯萎,一片片花瓣,緩緩地落下,接觸地面前再掙扎一會,最後一片花瓣極力挽留,最後仍黯淡脫離萼片,花梗的綠轉成暗棕色,綠色的萼筒拉長成刀片,死神的鐮刀再次從鮮嫩艷紅的玫瑰,變回冰冷無情的刀刃,灰銀的尖端還透有一點陳紅,遠望就如同乾去的血液,濺灑於上,他拉下自己的暗色斗篷,把蒼白的臉龐用大片陰影遮掩,在步入幽黑之夜時消失蹤影,不留一絲氣息,但雙腳曾踩踏過的花草,快速乾...

©Alic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