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ice
●這裡是不管寫文畫圖都很差的Alice
●喜歡看漫畫、小說

歡迎勾搭
AO3: 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Alicesun
2016-01-17

Newborn(Forever和Torchwood混同)只有Adam&Owen

※Forever和Torchwood延伸同人
※OOC非常嚴重
※文筆渣
※若有不足處,請給予指教

Tosh的聲音是Owen的最後記憶,他閉上流不出淚水的雙眼,等待重新回到黑暗,充滿孤獨的黑暗,死亡後到達的黑暗,緊接著他的鼻子被水嗆到,在水面上漂浮、大口吸氣,他注意到─他當然注意到自己能呼吸這事,他可是Owen Harper,也注意到自己不是在泰晤士河中,而是在紐約的大河中央,這項發現,他要告訴Tosh,自己還活著,是真真實實的存在於這世上,並非毫無知感的活死人,此想法立即出現在他的腦中,Owen游至岸邊,幸好他身上穿著衣物,雖全身濕漉,至少沒全身赤裸,自己的錢包、證件也都還在,只不過鈔票倒是灌了不少水。

在與Torchwood連絡前,Owen需先找個落腳的地方,畢竟紐約的河水無法把他的身體清洗乾淨,他也要將身上的服裝換上乾爽點的。

 

Adam坐在計程車內嚼著午餐,他聽到車門被開啟,他慵懶地開口:「現在不載客。」瞄了一下後照鏡,鏡中的反射將他的行動定住,無法動彈,顯然後方的乘客也是。

兩千年來,Adam第一次看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,只是對方稍年輕點罷了,對於一名活了兩千多年的羅馬人而言,這也有點令人驚訝。

Owen在那瞬間本想拿槍指著那司機,那名司機可能是名善於變形的外星人,只不過他身上沒有任何槍枝,外貌相同可能真只是巧合,可是連聲音都類似,倒不太對勁,他在腦中思考著,直到司機開口問道:「要去哪?」

「最近的旅館,或……」Owen的下巴微揚,Adam聽到自己的聲音與那名乘客的相同,挑起眉。「任何地方。」語句於語句間的停頓沒有多久,Owen認為眼前的司機,有可能是個咬到人使其懷孕的變形外星人,他需要點時間觀察。

「任何地方?」Adam再次開口,但Owen沒回答。

 

「這是哪?」Owen瞇起雙眼,頭略往左撇,警覺的問。

Adam打開車門,取下自己的帽子,「我家。」Owen也打開車門,突然灌進的涼風,令Owen打了個寒顫,他跟著Adam的腳步進入屋內,Owen才剛踏入,Adam開口:「浴室在二樓,旁邊房間的衣櫃有你合身的衣物。」本來背對Owen的Adam轉身對上Owen的雙眼,往對方走去,「你不會希望我們『聊天』的時候是全身溼透的,」原本Adam的瞳眸微瞇,「是吧?」在語末時睜開,像是在確定對方是否贊同自己的話。

Owen撇嘴,繞過Adam,直接走向樓梯,「或許那些衣物也如此的老氣。」

 

Owen瞪著眼前的啤酒,他不太確定自己的身體是能接受食物,如果他手上沒有傷痕,還在河裡被水嗆到,而且自己此時此刻正在呼吸,答案很明顯,但他沒有碰眼前的酒精飲品。「你是誰─或說,你是什麼生物?」

「Adam,人類,計程車司機。」他說,這並非Owen心裡所想的答案,在他猜測這一切或許真是個巧合時,Adam繼續說:「活了兩千多年的羅馬人。」Adam直接說出,既然他背負了永生的詛咒,或許眼前的人能幫助他,對方除了身上有穿衣服外,和他重生的狀況一樣,會出現在最近的河川。「我不會死去。」語畢,Adam喝了口啤酒。

「我認識的一個人也不會死,我也曾不死過。」Owen注意到Adam的神情變的更嚴肅,「不過那不一樣我死了、復活,我活著,但變得沒有任何知覺,無法進食、不會勃起、不能做愛,就連受傷也不會康復,只是個活死人。然後我被分解了,接著出現在水裡。」Owen喝了一口啤酒。「在這之前我曾有深愛的女人,一個被外星人入侵身體死亡,另一位被捲進時空中。」說完後,Owen再啜飲一口啤酒。

「我被一把匕首殺害,受到了『永生』的詛咒,當我死亡時,會在最近的溪河裡重生,不斷不斷地復活,即使在奧斯威辛的酷刑折磨著我,仍無法完全的死去。」Adam說完,起身,「而且我不相信你所說的話。」

Owen揚起一邊嘴角,「我也不信你所說的。」他對著Adam不帶感情的笑了一下,「感謝你的啤酒和……衣服。再見。」

Adam目送那名長得像自己的人離開,接著繼續尋找從那名女士得知的,另一位永生者。


评论
热度(8)
©Alic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