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ice
●這裡是不管寫文畫圖都很差的Alice
●喜歡看漫畫、小說

歡迎勾搭
AO3: 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Alicesun
2015-11-03

擁抱 第一章

※Dominion延伸同人

※OOC非常嚴重

※文筆渣

※若有不足處,請給於指教


1.

Alex從沒主動擁抱過Michael。

當那他還是小嬰孩時,曾數次被Michael抱在懷中,睡夢中的孩子是如此的無助,沒有任何保護自己的力量,遭遇威脅也無法反擊,只能透過哭嚎與笑容表達自己的感受,沒有過於複雜的情緒,只有單純的本能。

Michael將睡夢裡安詳的Alex放回嬰兒搖籃,手中的重量剛轉移至搖籃,裏頭的嬰兒突然大哭,揮動四肢,感覺不到一絲保護,努力尋求溫暖與安全。天使再次抱起嬰兒,輕聲哄著Alex,拍拍嬰兒的背,直到Alex停止哭泣轉為笑容,Michael才把孩子放回床上。

躺在Alex發出小嬰兒高興時的尖叫,伸出短短的手,握住Michael的食指,開心地笑著,那雙淺藍色的瞳眸眨阿眨;天使用拇指搓玩嬰兒的手背,在床邊陪伴著,至Alex被安心的氣息包圍著,又沉入夢中後才離開,這次的嬰兒沒有哭泣,靜靜地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

Alex的尖叫聲讓Michael起了憂心,當他一聽到那聲音時,用盡最快的速度到達矮房,用力一踹木門,地上的血跡加深他的憂慮,快步沿著血跡移動,眼前的是Charlie的屍體,曾被他保護過的女孩已了無生氣,像布娃娃靠在牆角癱坐著。

Michael粗暴的降落,他追趕抱著Alex的Noma,就在以為他要失去天選之子時,嬰兒的哭聲再度呼喚天使,Alex得不到安全的恐慌感連樹叢都遮蓋不住,天使他從草地上將大哭的嬰兒抱起時,Alex才停止哭泣,Michael搖一搖懷中孩子,嬰兒露出笑容,似乎喜歡被這樣對待。

Michael張開黑色翅膀,一個小跳躍飛入天空,他觀察懷裡的孩子,Alex睜大雙眼對天使笑,不到一分鐘後,開始眨眼,但目光還是集中在天使身上,直到雙眼闔上,睡的深沉,耽溺在被擁抱的安全中。

Michael這次的降落比較慢,也輕柔許多,他不想吵醒那位在他懷中發出呼嚕聲、正安心熟睡的嬰兒。

 

那段時間的Alex沒有任何朋友,他瑟縮於陰暗濕冷的地道內,抱膝的雙手緊緊抓住身上單薄的衣裝,臉埋在胸前,被地道的寒氣刺得顫抖。

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,他很想念Jeep,可是Jeep就這麼拋下他,把他留在猶如煉獄的地道裡。Alex很害怕,這裡沒人會幫他、會保護他,也沒人能給予他食物,他花了很多力氣才得到這幾天下來的第一餐,可是無法從這得到滿足感,更別說是營養了,這也是為何他總比其他同齡人來的瘦小。

在當天晚上,他差點死在年紀稍長的青少年手裡,如果沒有那名神秘的陌生人出手相助,他死了也不會有人察覺和在意。

說實話,Alex很喜歡那位大哥哥,他教了Alex很多打架的技巧,至少讓男孩不會在陰冷的地道內被欺負,給那孩子好好長大的機會;他同時讓Alex讀一些書,學習一些在這年齡所需具備的常識,別讓那孩子什麼都不了解的長大,有時他們在那個地方,Michael會對那孩子說些以前的故事。不過這樣依舊不足,十幾歲的孩子正需要在學校裡接受教育,而不是在地道裡生存,還不確定自己是否有下一餐,但他必須這麼做,這一切都是為了那個男孩長大後能成為他應有的角色。

Alex又覺得自己被拋棄在一旁,從來沒有人真心在乎過他,又再次的被丟棄在一旁。

Jeep曾保證過,永遠不會離開,但Alex還是成為了孤兒;那位少年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,也說過不會拋下男孩不管,最後不都是離他遠遠的,把Alex留在令人作嘔的地道內,又有誰在意過他的感受?他只不過是個V1的可憐蟲。

這可能是他開始照顧Bixby的原因,她也需要一個能保護的長者,Alex或許不會是很好的榜樣,時常惹一堆麻煩,但他絕不會拋下她,這些是曾經答應過他的人沒做到的。

 

加入軍隊並不是Alex的夢想,如果軍中沒有提供食物及住宿的地方,他到寧可回到地道內,陪伴Bixby。不過他在軍中,第一次認識朋友,Ethan很酷,可以搞到許多東西,他的置物櫃彷彿被施予魔法,可以發現許多Alex沒聽過的、Ethan到處順來的物品;Noma也很酷,而且很辣,她讓Alex感覺到真正被關心,或許也因此愛上了她,但她也跟那兩位一樣,雖然還留在他身邊,卻早已遠離。

 

你不能否認,Michael的確是個好上司,除非你又犯錯被他拿鞭子懲罰。

原本他會出牆閒逛,只是想確定是不是真的沒人會去注意到他不見了,和他所想的一樣,除了Noma和Ethan,根本沒人發現到。漸漸的,這舉動真的跟他的理由一樣,只是出去透透氣,遠離這糟糕的城市。但更糟糕的是,這是他第一次被抓,也差點死在那兩隻低等天使手上。

或許死在那兩個低等天使手上會好一點,至少不用承擔這一切。Jeep早該死在某一個沙漠中,而不是在丟下自己的兒子之後十幾年在突然跑回來。

Alex對Jeep感到憤怒,同時也對能再次見到自己的父親感到高興,他想念Jeep,有時會去看Whele為Jeep所見的雕像,即使雕像比較像是David Whele本人。

而Jeep根本不該回來,就像他不該把自己的兒子扔到地道去生活,還把那孩子丟給一個根本不是人的傢伙,Alex怨恨地想,不過這一切也將變得沒如此重要,他將帶著他的公主─Claire與Bixby展開全新的生活,沒有令人作嘔的階級,遠離這骯髒、腐敗的城市,還可以離那個天使遠遠的,NewDelphi是多麼地吸引人。

 

這一切實在是糟透了,女友跟別人訂婚已經夠讓人抓狂,老爸又死在自己面前,身上還出現奇怪的紋身,Michael還說Alex就是那個天選之子……這所有全部撞在一起,實在是有夠該死的。

Alex沒有哭出來,雖然他還愛著Jeep,不管Jeep有沒有拋下他,青年依舊愛著他的父親。他躲在牆柱後,靜靜的看他的父親被大火吞噬,好不容易回來的老爸,現在真的永遠離開他了。

Michael知道Alex在場,雖然青年並沒有跟大家一起站在階梯上,天使還是有感覺到Alex躲在牆柱後,他只回頭看了一眼青年,沒有要求他也站到階梯上,Michael尊重Alex的想法,Jeep是個偉大的父親,Alex有自己宣洩悲傷的方式。

即使酒精往往是最愚蠢的選項。

那些液體往腦袋奔馳時,它會沖垮你的理智。Alex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只是被一個盲目的憤怒所控制,他用力搓著被紋身覆蓋的地方,想把那該死的圖文去除掉,他並不想要這個身分,如果捨棄這身分能讓他的父親回來,他願意這麼做。

酒精也激發他所有的劣根性,讓他在Claire面前說了許多不該說出口的話,最後還直接醉倒在軍營的廁所,幸好是由Ethan和Noma把他抬起,不Alex可能會翹掉值勤。

準時前往工作崗位,還被天使拎到巢裡,與宿醉翹班,最後被懲罰,他到寧可選擇後者。

假如Alex願意聽天使說的話,而不是渾身酒氣,什麼言語都聽不進耳裡,又表達充滿怒氣的措辭,Michael也不會一把扯住青年的衣後領,直接帶著那孩子飛進自己的房間。

他希望Alex能理解。

但青年就像一隻被激怒的刺蝟,用自以為冷酷的言詞攻擊對方。「你一定要相信我。」Michael說,可是Alex微微煽動的睫毛有點不自然,雖然言語還是具有攻擊性,可態度有點軟化,不管青年說了什麼,那些言語無法對Michael留下多少傷害,天使只希望Alex能夠相信他,這樣才能保護青年不受到傷害。

 

和Claire道歉真的好多了。Alex從不覺得Claire是被寵壞的公主,只是那時被酒精和接連發生的事給撞昏了頭,那些言詞都是無心的。現在,他正享受著性愛所帶來的刺激,身體的愉悅把那些煩心的事推置一旁,只醉心於現階段下的感受。

 但那晚卻不怎麼順利。

Alex的內心的喜悅被榨乾成一糰內疚,他的存在只會帶來危險,將所有身旁、他深愛的每個人置入於毫無安全與保障之中。Bixby在Riesen家族裡,應得的是妥善的照顧和保護,而不是被一個高等天使弄傷,在醫院與死亡搏鬥。他必須離開,不能身邊的人受傷,特別是Claire,如果Claire因為Alex而出事,Alex決不會原諒自己;而Noma和Ethan能夠照顧好自己,畢竟他們可是訓練有素的軍人,Noma應該會擔心,Ethan大概要過好一陣子才會發覺;Bixby……只能期望她沒有大礙,可以在Riesen家好好長大,不必和其他V1在地道內,盼望著自己當下能過活下去。

一人的旅程很痛苦,往New Delphi的路程不短,之間只有杳無人煙的沙漠,以及低空盤旋的寂寞壟罩,他甚至開始幻想Claire就在身旁陪伴,陪伴他在這段旅程與往後的日子,但心底的希望無法化作現實,終究只是虛幻飄渺的空想。

 

在Alex要求天使別管他時,Michael的確這麼做了,他尊重青年的想法,就算那些都是負氣又不負責任的語句,還是讓出一段時間給他的孩子,可是Alex跑出城外,且離開多時還尚未回到工作崗位上,令天使開始擔心青年的安全,特別現在Gabriel已經知道Alex就是天選之子,天使必須比以往,更加的去保護他的孩子,避免青年在外因危險喪命。

Alex的心情本身就更雜亂了,剛剛路上的那家人令他的心情猶如沉入水中的石子,讓那位先生早點解脫的確不是壞事,他的生命也即將消亡,但幫他畫下句點的是Alex,一個生命在他手中消散,讓他的心裡附上短暫的沉重,但立即被天使的出現燃燒殆盡。

Michael的出現讓Alex感到煩躁,大天使根本不該出現在這,就在青年去尋找全新生活的路上出現,他加速向前,往天使撞去,在接近時轉向,剎停於道路上,他不了解天使為何不放過他,放手讓他追尋一個全新的生命、一個遠離過往枷鎖的生活。

那個天使到底有什麼毛病?「別管我」這句話又有哪裡聽不懂?在天使說了那句略帶悔意的「我這麼作已經很久了。」後,Alex的不悅上竄,與一如往常、表情平靜的Michael相反,而那個天使完全不理會,直接走進副駕駛座,還說要同行的態度更讓青年氣惱,掏出槍指著天使威脅。

Michael表情冷靜地看著不快的Alex,天使知道他的男孩決不會開槍,就跟Alex剛才沒有開車直衝撞去一樣。對上青年那句:「我要怎麼做你才能放過我?」天使簡單表示,Alex只用去一個地方,之後就會隨他去;這一切當然沒這麼簡單,天使心裡知道,若Alex去了那裡,就不會燃起離開的念頭,而青年在心中激起小小的掙扎後,直直掉落那個安排好的陷阱。

抵達了目的地,Alex不懂Michael幹嘛要他來這裡,這個Jeep曾經保證過不會拋棄他的地方。原本的小屋也已破敗,球框勾起曾經與Jeep在玩球的回憶。隨後,Michael領著Alex進到屋內的一個房間,牆上都是對紋身符號上的筆記,那讓皮膚的紋身有股灼熱感,Alex捲起袖子,紋身開始變化,腦中出現了Jeep努力解出符文意涵,而近似瘋狂的畫面,無法解讀文字幾乎是擊垮了Jeep,這些都夠了,Alex看不下去,轉身要離開。

「你父親回到此地可不是為了逃避。」Michael說:「這裡是他的聖地。」

但Alex並沒有了解到Michael這句話所要表達的意涵,只著天使回道:「這是我們說好的。」繼續離開的腳步。

「你母親就是在這裡死去的。」

不出意料,Alex停下腳步,天使繼續說:「為了保護你才犧牲。」接著到Charlie過世時的那間浴室。「我在這找到了她。」Michael繼續說:「過世前還緊緊地摟著你。」不過這句是謊言。

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Alex複雜的看著那地方。

「你母親和Jeep誓死守護這裡,為了保護你,但八號球為了追殺你,無所不用其及。」天使繼續撒謊,「在我擊退他們之後,Jeep埋葬了她,而我將你抱在懷裡,你不停地哭泣,似乎在哀弔著她的死亡。現在你是Jeep的責任了。」Michael沒有向Alex坦白,殺害Charlie的就是Noma,這是為了青年著想,同時也不能讓Alex察覺Noma也是名天使,Noma的任務是保護好Alex,不能讓青年知道,殺害母親的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。

「我以前認為他是最棒的父親。」聽到這些事,青年低著頭,他以前不了解為何Jeep常帶他來這,現在都懂了。「他以前常常帶我來,讓我開他的車、教我射擊,」回想起以往的美好,他笑了出來,「門口那棵樹被我們射得有夠慘的。」望一眼Michael,「那時的我不知道他這麼做,是為了將我拋棄到街頭時,讓我還有存活的可能。」

Alex完全的誤會了。「Jeep從不想離開你,」天使解釋著,「他強烈的反對我的提議,」Alex扭頭向後看著Michael但沒有打斷天使的話,「說這實在是太慘忍了。」

「是你?」聽到這,青年開口:「是你讓他拋棄我的?」

「你必須獨自一人,去面對人生起伏,這樣你才能夠成長。」

「我需要的是一名父親。」Alex反駁。

「那是Jeep說過的,你是他生命裡最重要的人。他愛你勝過一切,但他離開你是因為他相信著你,」天使向前靠近青年,「我也相信你,Alex。就像我對你母親和Jeep許下的承諾一樣,我會不顧一切的保護著你。」

 


评论(6)
热度(11)
©Alic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