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ice
●這裡是不管寫文畫圖都很差的Alice
●喜歡看漫畫、小說

歡迎勾搭
AO3: 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Alicesun
2015-09-12

引導 ─ Dominion & Kings 混同 第五章

※Dominion 與 Kings 混合衍生同人

※OOC

※文筆渣

※時間線混亂

※此為最後一章

※歡迎批評指教



第五章

他帶著皇冠,表情冷酷,雙手的鮮血尚未乾去。

David腦中想起那畫面,一個恍神,沒閃過Michael的攻擊,刀刃在右手臂上劃下了不深的傷口,血液緩緩流下。

「其實你真的沒有這個必要幫我包紮傷口。」David偷瞄了眼那個正包紮傷口的天使,他想把手抽出,但直接把手抽出又有點不適當,「我自己來就行了,畢竟是我不小心恍神才受傷。」他用另一手撐起身體,準備再做一次練習。

但Michael對於青年分心的原因較感興趣。

David只是簡單表示,他只是想起昨天的夢罷了,每什麼大不了的。但不自然的結巴和舔唇都表示自己對這場夢的在意。

Michael蹙眉,表情與往常一樣嚴肅,但氣氛已改變,變得更加凝重。就如Riesen所言,在Michael眼裡,萬物皆凶兆。天使擔心Alex─那個他誓死守護的男孩會受到危險,或Alex的未來走上錯誤的道路,這並不代表Michael不在乎David,青年還有他自己的路要走,也許兩人以後再也沒有見面的可能,而且在這個情況下,Alex還是比David來的重要。

青年抹掉額前的汗水,關於天使的想法,他也不是很在意,他是擔心Michael會有點…反應過度?看著天使那緊繃的表情,不像是反應過度的人會出現的樣子,可是Michael的表情越來越沉重,令青年有點小緊張。

令David在意的是夢境所要表達的內容,他希望那真的只是個單純的夢,可是畫面卻不比真實,打垮他的自我安慰,無論那場夢要說明什麼,都不會是個好兆頭,也很難把內容想像成什麼多歡樂的,除非手上沾滿的不是血,是把番茄打成汁再塗在手上,青年並不那麼認為那意思是指接下來的好幾年,將會有番茄大豐收,或有拿番茄互砸的節慶,這場夢的意義不可能會這麼搞笑。

既然雙方都沒有答案,或許不該花過多的時間於此。Michael拿起武器,向David攻擊,David則要擋下所有來自Michael的攻勢,並找到弱點攻擊,對David而言,光是要擋住Michael的攻擊就已經很吃力,更別說是找到大天使的弱點,何況Michael是個來自天堂的戰士。面對攻擊,David不斷後退,不小心踩到顆小石塊,重心不穩狼狽地向後跌,痛得他哀號一聲,不斷的揉著他疼痛的屁股。

Michael是很好的老師,David是這麼認為的。每一階段的攻擊難度逐漸加深,中間的休息時間會對David更深入說明每道攻防,除了青年原先的方式外,又有哪些方法。雖然金髮青年對使用刀劍的必要性有些遲疑,直接開槍斃了Silas或許還比較快,但多了一項攻擊技巧也不是件壞事,至少他在找午餐的路上是很實用的,但他的確好奇Michael會不會開槍,在和天使相處的這段時間內,他從沒看過Michael用過任何槍枝,。

 

看著David前往覓食的背影,Michael有了一些個人的時間來思考青年那場,重個方面來看都令人擔憂的夢。

他心裡不得不設想最壞的結果。二十五年前,本該是由他來確保孩子不會出生的,但他違背天父的命令,就像那場大洪水一樣,是道考驗,這也是為何在割去自己的羽翼並被Gabriel殺害後,被天父賜予新生,也讓他更加堅定原先的信念。Charlie過世前,Michael如Alex出生的那天,握著那女孩的手,他向Charlie保證,他和Jeep會照顧好這孩子,讓他好好成長。Charlie曾問過Michael,何不由他自己來照顧這孩子呢?天使只簡單回答她,那是妳的孩子。那晚的Jeep雖然表面上與平常無異,但神情失意,濕潤的雙眼空洞無神,聲音乾啞,仍撐起笑容逗著什麼都不明白的Alex。Jeep深愛著Charlie,也同樣愛著Alex,那孩子與他母親多麼的神似,或許在Jeep眼中,從Alex身上看見了Charlie的影子,事實上Alex的個性的確有很多地方像他的母親。Jeep的父親─Bob認為Jeep不該這麼在乎那女孩,Jeep甚至不是孩子的親生父親,但他認為這麼做是對的,而照顧好Alex也是。

Michael把劍放回劍鞘,強風捲起海灘的沙塵,天使瞇起眼睛,降低沙子跑進眼睛的機率。強風把大天使的頭髮吹得雜亂,從風的呼嘯聲中,他聽到了一道聲音,很久沒聽見的一種聲音,使教堂裡會出現的聖歌,這二十五年,詠唱聖歌的人數逐漸減少,甚至近幾年來完全沒有任何歌唱聖曲的影子,今天卻在沙灘上聽到了這道聲音。

不得不說,Michael的確對聲音得出現感到好奇,他沒有直接過去了解實情,只留在原地等待David回來。

 

David專心地尋覓他的午餐,他在小樹林邊緣徘徊,沒有更加地深入,以免最後迷失方向,困在小樹林,那真的會很糗,特別是如果最後還需要Michael飛過來幫他的話。

兩點鐘方向的矮叢發出沙沙聲,有個物體快從那出來,David提高警戒,手裡的劍握得更緊,直到樹叢裡跳出一隻小兔子,他才輕輕放下手中的武器,慢慢地撿起地上的小石頭,等待小兔子停下,可是當他正準備要丟出石頭時,有東西一直遮住他的視線,是兩隻橘色和黑色紋路翅膀的蝴蝶,David如揮開蒼蠅那樣想趕走蝴蝶,不過蝴蝶依舊在他的視線圍繞,讓金髮青年感到煩躁,正當那兩隻蝴蝶飛到旁邊去,讓David終於有機會抓到他的獵物,可惜他的午餐在驅趕蝴蝶的過程中,早就跳到其他地方去延續自己的生命。

David挫敗的扯一下頭髮,煩惱等等會不會有找到新獵物的好運氣,但那兩隻陰魂不散的蝴蝶依舊圍繞在他身旁,直到其中一隻飛到青年右手旁,並往小樹林的內部深入,另一隻隨即跟上,David鬆了一口氣,正打算在附近繼續繞,可是那兩隻蝴蝶還不打算放過他,又飛回青年身邊,再次往剛剛的方向飛去,青年皺眉,考慮是否跟上,想了一會,還是回去和那個黑衣天使討論看看。

回去的路上,那兩隻蝴蝶就停在他頭上,好似那個蝴蝶皇冠得縮水版。

 

Michael看到David兩手空空的回來,也只有挑眉而已,但目光從青年手上,移動到他的頭上,更精確的說是他頭上的那兩隻蝴蝶。Michael的表情顯示了天使對於蝴蝶會停在青年頭上的好奇,David沒有多做解釋,沒人知道那個蝴蝶皇冠的事,除了Silas在花園看到而已,要把那件事說出來會有點怪,他也看出Michael原先也有一些話想說,也只簡單說樹林裡可能有著什麼,「我應該過去看看。」他並沒有說「我們」,天使也注意到這點,金髮人類希望是自己過去看,回來只是為了通知一下對方,他並沒有與Michael同行的打算,他認為這些事是需要自己去找到答案。

那名天使對David的提議沒有皺眉,也沒有拒絕,人類把這當作天使同意他的提議。

David抿唇,「我可能不會回來了,如果很不幸地遇到危險的話。」抬眼瞄下Michael,David也不是很有把握,但他有一種感覺,像一顆棋子那樣,停留在一個地方,過沒多久又被推到下一個地方,跟Michael的相遇只是短暫,馬上就要邁入下一階段,「我只想說,真的很謝謝你這幾天的幫助。」David微笑著,但沒給那位天使來個熱情的擁抱。

Michael的確沒有任何拒絕的想法,他也想到,這可能是個預兆,不管David在樹林遇到了什麼,或是自己聽到那個令人疑惑的聖歌,也許他們的相遇是命運的指引,現在命運又將他們導向其他方向,也許在未來又再次見面的可能。

天使目送金髮青年照著原路回到小樹林,他並沒有完全告知對方所聽到的一切,展開自己的黑色翅膀,前往聖歌的音源所在地,為這段旅程畫下最後的句點,但不是一切的終點。


评论
热度(3)
©Alic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