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ice
●這裡是不管寫文畫圖都很差的Alice
●喜歡看漫畫、小說

歡迎勾搭
AO3: 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Alicesun
2015-08-20

引導 ─ Dominion & Kings 混同 第三章

※Dominion 與 Kings 混合衍生同人

※OOC

※文筆渣

※時間線混亂

※隨時可能坑

※有一點點的Michael/Alex的親情向

※歡迎批評指教


第三章

David的目光在剛剛生起的火堆和Michael來回飄移,看似要找出兩者著之間的相同,皺起的整張臉明顯地說明了他的心中有一些開不了口的疑問,並對此有些小尷尬,Michael注意到這明顯的「小動作」。

「不管你想問什麼,你可以直接向我提問。」Michael看著David的臉,那裡被火的光抹上一層橘紅色的薄光。

David在心裡琢磨了一下字眼,好讓說出來的話不會太過奇怪。「就…我發現,有時候…沒有很多次,就有那麼幾次,你看我的表情很奇怪。」David不自然的搔搔腦袋,「感覺起來你並不是真的在看我。特別是你在告訴我,到高的地方比較能掌握情勢之類的話。」金髮青年哀號一聲,將臉埋進雙手中,就算他已經想好要怎麼開口,說出來的話還是一樣詭異。「我的意思是,」David舔舐乾燥的薄唇,重新表達自己的意思。「某幾次,你看我的眼神與其他時間有明顯的不同。」停頓一下,思考下語句中是否有瑕疵,再放慢語速。「在那時候,你的眼中看的不是我,是另一個人。」

Michael的沉默讓金髮青年開始回想自己的哪一句話出現了錯誤。

Michael猶豫著,很多事情他都不曾與Alex坦白過,也沒有義務向David說明,很多時候他都只站在一旁觀望,有必要時才會出手,偶而會插手干預,但只私下默默安排,不留一絲可疑的痕跡。

「我爸死了。」David突然開口,笨拙彆扭的口吻總比沉默的空白好上許多,他並不認為深法天使對於自己的故事感到興趣。Michael只是看著青年,不阻止David接下來的語句。「他是在戰爭中死去的,一個勇敢的軍人。後來我和我哥也加入軍隊,他也離開我們了。」

Michael沒有回應,一句「我很遺憾」也沒有說,只是靜靜的聽下去。

「而我的母親希望我們家不要再失去任何一位了。」David的停頓是他並非很確定是否要繼續說下去,假裝從背包裡拿出軍用水壺,灌下些清涼的水,滋潤喉嚨和即將出口的文字。「可是我的弟弟參與了一個行動,他本來會死的,幸好最後沒有。但某種意義上,她還是失去了我們所有人,」David硬擠出微笑,還偷瞄一眼Michael,「我曾經相信,也很忠心的去奉獻自己給我們的國王,最後他流放我。當然,有些事情我並沒有完全坦白,我隱瞞了一些事。」青年抿唇,「後來除了他派我去送死,還設局陷害我,並處刑。幸好我沒死,這樣就不能坐在這跟你聊天了。」乾笑兩聲,「當我的國王─曾經的國王,被篡位時,但我還很愚蠢的繼續幫助他,最後我得到的也只是被流放。」David省略了一些事,像是蝴蝶皇冠、面對坦克和揍Silas,並怨恨的說著自己或許該取代Silas的這些話,嚴格來講,這本身也沒有提出的必要。

Michael有很多選擇,他可以要David去好好休息,或是談別的話題,像是一些近距離打鬥的技巧,但他沒有決定這麼做,在多重的考量下,他坦白一切,這並非最佳選擇─也不是這當中最糟糕的。

David並不期待Michael能告訴他,關於那眼神的一切,眼裡盡是滿滿的愛意,不是情人間的愛,是在乎、親情方面的愛,還有信任,David也了解天使沒有任何義務說明,那都是Michael的私事。

Michael說明道,Alex對自己而言,就像是親生兒子般,無庸置疑的,Michael信任他的孩子,同時也需要保護他遠離危險,天使沒有直接表示所謂的危險是自己,這對Alex不公平,但自己必須這麼做,放手讓他去選擇,對Alex而言或許是好事。Michael對上David雙眼,他有注意到,David與Alex是如此的相像,不只就侷限於外表上,兩人的小動作也如此的雷同,不過他們並不是複製人,在一個看了Alex二十五年的人而言,兩人之間還是有不多的差異:David的個性溫和許多,也比較能服從命令,並無Alex那樣會去打破規定;從David的動作可以看得出對天使的完全信任,但Alex即使打從心裡的信任Michael,仍會做出許多衝動的錯誤;兩人同時都為自己的未來感到困惑,相較於Alex,David沒有紋身的引導,使得金髮青年較無法了解自己的定位與方向,但在大多數時候Alex無法解讀出紋身的變化,或許兩人的差異又比Michael所想的在更小的多。

 

Michael看著眼前的青年入睡時的安詳,更早的回憶像乾淨的泉水湧出。剛出生幾日的Alex被潔白的毯子所包裹全身,在Michael懷裡咯咯笑著,藍色、純真的雙眼,顯示了嬰兒不了解自己充滿危險的未來,伸出胖胖短短的小手,握住Michael的手指,拉到嘴前吸允,似乎把天使的手指當作奶嘴;那一夜,在Alex被其他V-1的孩子毆打的那晚,他們之間更像是朋友,或是同樣作為父親離去的孩子,那時的相處很愉快,沒有之後上司與下屬之間的束縛,可惜這段日子沒有持續多久;Alex加入軍隊後,接連的闖禍,Michael派Noma去照顧Alex,沒起多大的用處,至少能掌握住Alex的行蹤,而自己也拿起鞭子,給予他的男孩必要的懲罰作為警惕,可惜效用不大,男孩依舊無視規定,鞭子在青年的背上留下一條條的傷痕;Alex看了天使一眼,向Jeep說:「他甚至不是一個人。」;曾經停留在自己皮膚上的紋身,從Jeep身上轉移至青年身上…回憶最後的畫面停在Alex舉起武器,對Michael說的話語。

David覺得很詭異,他睡著前是這麼想的。

他甚至不知道那位叫Alex的傢伙到底哪裡和自己類似,如果是外表上的雷同,簡直讓David詭異到打寒顫的地步,突然撞見到有一個長翅膀的天使在洗澡就已經很怪了,他還跟你說他的兒子和你簡直是超級複製人,這是乎是個天大的玩笑,但他還是接受這玩笑,都已經發生了,他也沒有理由不接受。

夢境的旅程也沒有外表上如此安詳,往好的方面想,這場夢就像在翻閱個人日記,把過往攤開朗讀;往壞的方面想,人生的跑馬燈就這樣快速的在眼前放映,如果跑馬燈是在死前才會看到,會讓David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睡到一半突然窒息身亡。

他站在草地上,小腿被一樣物品撞到。

「嘿,小傢伙。」David蹲下來摸很久以前養的那隻狗的頭,那隻狗把David的手舔的濕漉漉的,可是金髮青年並不在意。

大狗跳起來和David一起玩耍,David大笑著,他已經很久沒感到如此快樂了,從前的生活是讓他如此的懷念。

場景快速跳到Samuels主教將錶遞過去來的畫面。

修理那只壞錶沒有占用多少時間,他有時會躺在床上,看著那隻錶,幻想著未來會多麼美妙。

接下來的景色並沒有停留多久,像幻燈片一樣閃過,那架鋼琴、停電的那夜、短暫的鄉下之旅、在地牢等待處刑…不按照順序的影像像突然故障般,只剩下全黑的畫面,黑暗中只有沉寂。

快速閃過的畫面讓他發現自己是如此的想念過去,想念Michelle。這份懷念沒有持續很久,馬上被繼續播放的影片打斷。

畫面中的他帶著皇冠,表情冷酷,雙手沾滿鮮血,卻對雙手的鮮血毫不在意。

很快的就被Michael搖醒。

「你做了個噩夢,突然大吼並在地上扭動。」Michael的口氣明顯對David擔心。「你看見了什麼。」

David看著自己的雙手,確定上面沒有充滿鮮血。「我夢見自己手上有很多血,不是我自己的,是別人的。」David注意到Michael的焦慮和擔心在那張臉上,全然用皺眉來表示,「這只是個夢,沒什麼大不了。」他補充道,Michael眉間的放鬆,說明天使的放心。David嘗試再度入眠,剛剛的惡夢和Michael的注視讓David感到不太自在,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再次睡著。


评论
热度(5)
©Alice | Powered by LOFTER